阅读:393 |   回复:0

广东全省1/4医疗废物在惠州“重生”

[复制链接]
猪猪侠 发表于 2016-6-29 17: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谈及危险废物,人们往往认为离自己很遥远,就像核废料般处于严密隔绝的状态。不过,要是仔细研读近日发布的新版《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会发现,其实,危险废物离每个人都不远:小到1只普通节能灯,其所含约0.5毫克的汞渗入地下可造成180吨水变成“毒水”;大到被称为“1号危险废物”的医疗废物,若是处置不当将严重危害环境和人们的身心健康。那么,如何才算得上是“处置得当”?我们身边的医疗废物又去了哪里?
  1.实现变废为宝
  粤6市医废在惠州进行循环再生利用
  27日下午4时许,位于惠州市区江北的第一人民医院内科的护士王妍(化名),将几个用过的输液袋丢进了蓝色垃圾筐,而输液用的针头则丢进了黄色利器盒。
  5时许,专门负责医疗废弃物回收的工人老陈已经到达门诊楼旁的一个小平房里,这里是医疗废物中转站,他开始推着回收车到医院各科室进行医疗废物回收。
  随后,在护士长的监督下,老陈依据废物分类,通过回收车称重装置,逐袋对医疗废物进行称重,并在搜集装满回收车后,统一运送到了医疗废物中转站。
  6时许,多辆医疗废物专用运输车从废物处置基地出发,像蚂蚁搬家一样奔向各大医院,将当天产生的数千袋医疗废物一一运走……
  若换作是3年前,对于第一人民医院的这一车医疗废物,只有一个去向:送往无害化处理中心直接焚烧!
  如今,基于医护人员的“蓝”“黄”分类举动,那些未被污染的医疗废弃包装物,如输液袋、塑胶药瓶等,则被运往了高窟河一处厂房,而在那里,这些废弃物经再生处理“重生”,又成了供医院专用的医疗废物包装袋、利器盒等。
  “很多人都不知道,佛山、潮州、珠海等广东省内6个城市医疗废物的循环再生利用,都在惠州进行。”建在惠州小金口、名为芸安恒信的环保科技公司来自佛山,用该公司总经理罗海舟的话来说,“惠州让全省1/4的医疗垃圾‘变废为宝’”。
  3年前,曾有媒体揭开医疗垃圾回收黑幕:国家虽明令禁止售卖医疗垃圾,但在利益驱使下,仍有不法分子将输液瓶、输液管等回收后制成一次性餐具、饮料杯等。
  “看到这则新闻,只能用‘触目惊心’四个字来形容!”罗海舟告诉记者,输液管、输液瓶甚至还夹杂着针头,经过机器粉碎加工,很容易就能溶入塑料制成餐具,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危害极大。
  也就是从那时起,罗海舟萌生了将医疗垃圾“变废为宝”、抢占医废非法“黑色链条”的念头。
  2.抢“黑链条”生意
  用2吨“宝贝”换10吨医废
  医疗垃圾被非法加工的危害显而易见,想要抢占“黑链条”的生意却不容易。
  按国家有关规定,医疗垃圾必须采用“焚烧法”处理或者交给医疗垃圾处理中心等严格的程序规定,除特许机构外,禁止任何单位或个人转让、买卖、收购医疗垃圾。
  “以惠州为例,不可回收医疗废物是由惠州市宝业医疗污物处理公司进行销毁处置的,那么,可回收的部分再生利用,就必须拿到特许经营许可。”罗海舟坦言,当时并没有新版《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提出的“在管理精细和回收得当情况下,危险废物可以转危为安甚至变废为宝”的说法。
  记者通过广东省工商局查询获悉,目前省内同时拥有医疗产生未被污染塑料废品回收再生运营牌照和环保部门发放的污染物排放许可牌照的企业仅有4家,芸安恒信是规模最大的一家。
  这4家合法企业将医废回收后加工成了什么,流向了何处?
  “回收再生的效益很可观,要不也没人敢以身试法,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些废品的价值能利用到极限。”罗海舟坦言,输液瓶、橡胶塞可制作成鞋底等,瓶子上的纸标可以打成纸浆再利用,塑料瓶经过消杀、分选、粉碎、造粒制成塑料颗粒原料。
  在高窟河厂房,记者看到,在医废的加工过程中,几乎采用纯机械化,只有在筛检过程中,有少许几名工人在协助作业,每天从四面而来的医废,在经过消杀、风选、破碎、水浮、去纸、静电分离橡胶及铝盖、融化造粒等环节后,生产出纯净透明的工业级再生塑料颗粒。
  “我们是国内唯一一家利用可回收医废循环生产医废包装成品的企业,其他同类企业基本都是在卖加工出来的原料。”罗海舟透露,也正因如此,公司采用“置换”方式从目前签约合作的4000多家医疗机构回收医废。
  按照现行的置换标准,大约是2吨医废再生成品(医疗专用包装袋、医用锐器盒等)置换医院10吨的医废,而除了置换的部分,还能剩余80%的颗粒原料。
  记者从该厂近半年的出货单看到,这些剩余的颗粒原料基本上卖给了家庭卫生洁具及衣架生产等企业,而按照监管规定,颗粒原料的流向均须报备环保、食药监等部门。
  3.垃圾分类打基础
  培训全市医务人员医废分类操作
  能够迅速地从省内6个城市的4000多家医疗结构收运医废,集中在惠州“变废为宝”,在罗海舟看来,最大的秘诀在于“垃圾分类很到位”。
  “包括惠州、佛山等多个城市,我们都通过卫计部门与各家合作医院建立了联系。”罗海舟说,在卫计部门的监督下,2014年他们联合惠州市宝业医疗污物处理公司对惠州各医院的医务人员进行了医废分类操作培训。
  当然,若是医院医务人员不按垃圾分类处理,医废回收企业是可以拒收的。
  “这是5月我们发给博罗一家医院的通告。”罗海舟打开手机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带有图片文字说明的报告,写着“混杂带有针头的滴管,拒收货,该批次货物交由惠州宝业医疗污物处理有限公司处置。”
  对医废回收的每一步,也都是在卫计部门监督下进行,收运人员一旦发现现场回收品里面有污染物,就拍照通过微信通知公司,公司会向该医院发布通告。
  在罗海舟看来,如果按照过去的处理方式,仅通过医废处置公司进行销毁,是对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以该公司目前每月约处理300吨医废为例,如果直接进行焚烧处理,医院需要支付每吨2700元的费用,每月最多要花费81万元。
  相反,若是进行回收再生,在每月处理的总量中,约有一半(150吨)可回收加工制成颗粒原料,每吨的市场价为6000元左右,那么,1个月通过医废产生的价值就是90万元。如果再生产成卫生洁具等,价值又会增加。
  保守估计,仅芸安恒信(占全省25%)1家的医废年循环再生价值可超千万元,若是依此计算广东全省的医废价值,可超4000万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健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